Menu

原创山东淄博有一座课本博物馆,这里有儿时的记忆,网友:我要去看看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2/04 Click:101

坐在学堂里,遥想当年莘莘学子坐在这里上课的情形,他们那时也会像我们一样认真听讲吗?他们那时有没有想到一百五十多年后中国会变成什么样子?

旧物,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对于人们却又无比熟悉和想念。儿时拿到一本小儿书就迫不及待翻开的冲动还在你身体里吗?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你还有和书本对话的时间吗?这个人人恐慌的年代,能拥有一张“平静的书桌”,拥有静心阅读的能力多么难能可贵。

在中国历史上,民国是一个粗糙动荡、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这个时代里,林语堂、金岳霖、陈寅恪、沈从文等文人辈出。虽然动荡,却无法不承认这是一个百家争鸣的年代。当书与民国相遇是什么味道?真正的民国我们已无缘得见,幸好,博物馆里的一个个情景书店,再现出昔日老建筑,让人们有机会远追民国精神。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每每看到百家姓,耳边就响起朗朗读书声,这是孩子独有的稚嫩声音,从北宋初年一代代吟诵至今。

1862年,清同治元年,英、法、美、俄等国驻华公相继入驻北京,以征服者自居,侵略行径蓄势待发,整个中国摇摇欲坠。这一年,左宗棠、李鸿章等人共同设立京师同文馆,培养翻译人员,这个小小的洋务学堂,成为中国百年教科书史的发端。

很少有人想过,曾经陪伴我们度过20年光阴的课本也有着自己的历史,而这个历史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中国课本博物馆是目前亚洲首座、单体面积最大、收藏课本数量最多的互动体验式博物馆,馆内新学、上学堂、大后方、新中国、公社好、数理化、学工农、拼高考、新世纪、新课本等10个板块以场景再现的模式,展示出我国各历史时期的中小学课本。

2019年上半年,一部名为《李雷与韩梅梅》的青春爱情电影掀起了80后、90后的“回忆杀”。老旧的木质书桌、黑板上五颜六色的板报、斑驳的墙壁、留声机里缓缓流淌的《同桌的你》,让人不禁回忆起那些远去的校园时光。来到这里,多少人希望时间倒流,一切都停留在那个时候。

百年老店商务印书馆是中国出版业中历史最悠久的出版机构。1897年创办于上海,1954年迁北京。从最初一个小小的印刷作坊,逐步发展成为现当代中国首屈一指的出版和文化机构。一路走来,商务印书馆有着盛极一时的辉煌时期,也经历过战争时期日本人的轰炸,在它身上,文化的沉淀和历史的底蕴不可磨灭。

原标题:山东淄博有一座课本博物馆,这里有儿时的记忆,网友:我要去看看

曾任清华校长的蒋南翔在“一二·九运动”中发出过“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的硬核呐喊。战争年代,课本不仅仅是书,更是读书人的武器,是读书人的铮铮铁骨。

上海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公学“建立于1896年,蔡元培曾任特班生的班主任。1902年“墨水瓶事件”特班停办后,蔡元培辞职,学生追随他进入爱国学社。这些学生中,有我国职业教育的先导黄炎培,有著名诗人、艺术家李叔同,有教育家胡仁源,也有著名诗人、书法家谢无量。

有人说:“那些见证我们青春与奋斗的母校,是一生难忘的回忆。”校徽是一个学校的标志,一枚枚小小的校徽,记录的事那些远去的校园时光,也是曾经无处安放的青春。书本、校徽、书店,走在博物馆里,心中不免感慨:“时间走得这么快,时间过了这么久。但岁月还记得我们,记得我们的课本,记得我们的课堂,记得我们的成长。”(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落榜进士)

展开全文

一本本泛黄的书,一本本人们未曾见过的书,让电视电影中那写熟悉的经典镜头以实物形式再现出来,让人仿佛一下回到了从前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