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原创浅谈红楼:刘姥姥形象详解——大智若愚的为人处事智慧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2/02 Click:138

除了说话艺术,刘姥姥更会做人做事,她深知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贾母、王熙凤等人留她多住几日,就是为了开心热闹,于是她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处处配合王熙凤,主动闹笑话,为大观园带来了不少欢笑。

而到了第三十九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为了感谢王熙凤之前二十两银子的资助,刘姥姥从自家地里摘了些新鲜的瓜菜,给荣国府送来,周瑞家的给王熙凤回话的时候,恰好贾母在场,便提出要见刘姥姥一面,刘姥姥再次展现了自己优秀的口才,书中这般记:

有道是“抬手不打笑脸人”,刘姥姥刚一露面,王熙凤应该已经猜出了她此行的目的,按照凤姐的脾气,她内心应该是瞧不起刘姥姥这类人的,但架不住刘姥姥太讲“礼貌”了,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上来叩拜,还直称呼她“姑奶奶”,王熙凤只能以礼相待。可以试想一下,若是刘姥姥上来便趾高气昂地攀亲戚要钱,王熙凤恐怕会对她反感至极,将其撵出去都有可能。

细究下来,正是刘姥姥这份感恩的心,才让她获得了更大的机遇,因为她送菜贾母要见她,这才有了后来的“刘姥姥进大观园”,这次走的时候,刘姥姥收获满满,光是王夫人就赠送了她一百两银子,还有各种绸缎以及生活用品,刘姥姥也因为这笔钱发家致富,过上了殷实的生活。

其后,贾母以及众姊妹想要听刘姥姥讲讲乡下的事,刘姥姥也并非随意信口开河,而是顺着贾母等人的心意来讲,得知贾母喜欢听新鲜事儿,她便讲了许多乡下的奇闻轶事,贾母听得津津有味;

红楼梦曲《留馀庆》中提到“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指的就是王熙凤对刘姥姥的救助之恩,最终贾府没落,凤姐病重之际将贾巧托付给刘姥姥,刘姥姥不负所托,散尽家财救下巧姐,可谓是刘姥姥人性的进一步升华。

贾母身处王侯公府,地位已极,身份尊崇,所在乎者,唯有长寿而已,所以刘姥姥上来便称呼贾母是“老寿星”,可见其高超的说话技巧。

刘姥姥的人生智慧,集中体现在她的言语中,作为一个农村妇人,她要想在威名赫赫的贾府获得王熙凤、贾母等主子阶层的尊重,必须具备优秀的口才能力,这一点刘姥姥无疑做到了,她能针对不同人群切换不同的言语风格,实在令人叹服。

刘姥姥不同于市井小民,尽管她这么大的年纪,可并不是厚脸皮之人,在向王熙凤讨钱的时候,曹公详细记载了刘姥姥的心态,她先是脸红羞愧,不好意思说,最后想了想此行的目的,还是忍辱说了出来,寥寥数笔,就将刘姥姥内在的纯真善良展现出来。

结语:刘姥姥是《红楼梦》中一个典型的人物形象,她历经世事,身上却没有沾染丝毫的市侩之气,她既具有底层劳动人民的坚韧不拔,又有着贵族一般的人格。她在大观园内故意装成个憨傻的老妇,频频闹笑话,她只当是逗大家开心,并不认为这是羞辱她;同时,在受到王熙凤的资助后,她不忘感恩,送来自己的瓜菜以表心意,以至于最后散尽家财拯救贾巧,她的存在是《红楼梦》中人性“真善美”的集中体现,刘姥姥的智慧,非有一番阅历才可领会,更是我们学习的典范之例。

刘姥姥深观世务,历练人情,一切揣摩求合,思之至深。出其余技作游戏法,如等傀儡场,忽而星娥月姐,忽而牛鬼蛇神,忽而痴人说梦......因发诸金帛以归,视凤姐辈真儿戏也。而卒能脱巧姐于难,是又非无真肝胆、真血气、真性情者。殆黠而侠者,其诸弹铗之杰与! 刘姥姥精通说话之道,颇具情商 刘姥姥在地下已是拜了数拜,问姑奶奶安。凤姐儿忙说:“周姐姐快搀住,不拜罢!请坐。我年轻,不大认得。可也不知是什么辈数,不敢称呼。”——第六回 刘姥姥进去,只见满屋里珠围翠绕,花枝招展,并不知都系何人。只见一张榻上歪着一位老婆婆,刘姥姥便知是贾母了,忙上来陪着笑,道了万福,口里说:“请老寿星安。”贾母亦欠身问好。——第三十九回 刘姥姥故作糊涂,大智若愚,主动配合闹笑话 贾母这边说了一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众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史湘云掌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棹子哎呦,宝玉早滚到了贾母怀中......——第四十回 刘姥姥便伸箸子要夹鸽子蛋,那里夹的起来?满碗里闹了好一阵子,好容易撮起一个来,才伸着脖子要吃,偏又滑下来,滚在地下,忙放下箸子,要亲自去捡,早有地下的人捡了出去了。刘姥姥叹道:“一两银子,也没听见响声儿,就没了。”众人已没心吃饭,都看着她笑。——第四十回 刘姥姥深通人情世故,知恩图报 周瑞家的一面说,一面递眼色儿与刘姥姥,刘姥姥会意,未语先飞红的脸,欲待不说,今日又所为何来?只得忍耻说道:“论礼,今儿初次见姑奶奶,却不该说的,只是大远的奔了你老这里来,也少不的说了......只因为他老子娘在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了,越想越没个盼头,只得带了你侄儿奔了你老来。”——第六回 刘姥姥因上次来过,知道平儿的身份,忙跳下来问:“姑娘好!”又说:“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蔬菜也丰盛,这是头一起摘下来的,并没敢卖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吃腻了,吃个野意儿,也算是我们的穷心。”——第三十九回

最终,王熙凤给了刘姥姥二十两银子加一吊钱,刘姥姥却没有得到好处立刻溜之大吉,而是感谢周瑞家的引荐之恩,专门留下一块银子给周瑞家的买果子吃,反倒是周瑞家的没将这种蝇头小利看在眼里,拒绝了刘姥姥的好意,小小细节,足可见刘姥姥的感恩之心。

而到了第三十九回,刘姥姥再次来到了贾府,值得注意的是,刘姥姥这次不是来要钱的,而是来报恩的,她感念王熙凤的救助之恩,将当年自家地里最好的瓜菜留下来,送到贾府,以表示自己的感谢,书中这般记:

由此观之,刘姥姥着实有“韩信受胯下之辱”的心胸与胆气。

这些种种,都说明刘姥姥擅长审时度势,根据聊天对象来选择话题,而不是自说自话,也正是因为刘姥姥的故事讲的好,贾母更加欢喜,才让刘姥姥多住几日,从而引出了《红楼梦》的大章节——刘姥姥进大观园。刘姥姥的说话艺术,值得我们每一个现代人学习。

涂瀛对刘姥姥的评价很高,甚至认为她的老练智慧,当在王熙凤之上,笔者对此论深以为然。王熙凤的聪明,多是锋芒外露,不懂掩藏;刘姥姥看似愚蠢,频繁闹笑话,实则大智若愚,心如明镜,只是故意配合众人开玩笑,并非真的一无所知,所以刘姥姥是一个很值得推敲的人物,万万不可将其当作寻常老妇一览而过,否则岂不辜负曹公浓墨叙写?笔者今日不妨立足人情世故视角,试来分析刘姥姥大智若愚的为人处事智慧,也希望对诸位读者有所启发。

脂批云:更妙!贾母之号何其多耶!在诸人口中,则曰老太太;在阿凤口中,则曰老祖宗;在僧尼口中,则曰老菩萨,在刘姥姥口中,则曰老寿星,却似有数人,想去则皆贾母,难得如此各尽其妙。刘姥姥亦善应接。

说到此处,不妨再提一处细节,那就是刘姥姥得以见到贾母,王熙凤从中必然起到了重要作用,试想下,若是贾母问刘姥姥是谁,王熙凤称她只是一个市井粗俗的村妇,贾母恐怕根本不会想见刘姥姥,想必是王熙凤也被刘姥姥前来送瓜菜的的感恩之举打动,心中对刘姥姥心存敬意,在贾母面前说了刘姥姥不少好话,这才换来了贾母的这一见!

随后,周瑞家的带刘姥姥去见王熙凤,刘姥姥故技重施,一见到王熙凤便不停叩拜,连“女强人”王熙凤都看不下去,命人赶紧将刘姥姥搀扶起来,书中这般记载:

这处情节值得读者深思,刘姥姥是真的不知道王熙凤在戏弄她吗?恐怕不是,哪家的豪门公府吃饭要喊这等粗劣之语,但凡思考一下,就知道是王熙凤故意在戏弄自己,刘姥姥这么多年的阅历不是摆着好看的,她必然知道凤姐故意在戏弄她,但是她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将计就计,配合王熙凤等人完成了这场“演出”!

最为经典的就是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在这一回中,王熙凤为了逗贾母开心,在吃饭的时候,有意给刘姥姥拿了一双象牙镶金的筷子,还故意在她跟前摆了一盘鸽子蛋,刘姥姥半日夹不起一个蛋,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其后她又配合王熙凤的叮嘱,闹了一出更大的笑话:

王夫人信佛,手里时时刻刻不离佛珠,刘姥姥便故意讲菩萨类的故事,说庄子里有一个九十岁的老奶奶,每日吃斋念佛,谁知感动了菩萨,最终老奶奶得了一个聪明伶俐且雪团儿一般的小孙子,通过这个故事刘姥姥得出结论: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这一席话,恰合了贾母、王夫人等人的心意,一个个都听得迷住了。

但刘姥姥还是默默承受了这一切,对于她而言,生活本身就是沉重的,如今闹几个笑话逗贾母、小姐们开心,这已是最轻松的劳动形式了。因此笔者认为,整本《红楼梦》看下来,刘姥姥最具有现实意义,她在贾府所经历的一切,何尝不是每一位现代工作人的心酸史呢?

引言:刘姥姥是《红楼梦》中一个典型的底层人形象,从第六回刘姥姥来贾府打秋风借钱,到第百十三回凤姐托孤,刘姥姥可谓见证了贾府从辉煌走向没落的全过程,她身为一个农村妇人,本与贵族阶层无任何关联,曹公却别出心裁,通过刘姥姥借钱这么一件小事,让这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老妇人与贵族生活得以接触,底层人民与贵族阶级的碰撞,深化了《红楼梦》的现实内涵,并将这位老人的生存智慧通过贾府这个平台得以施展。历来红学研究者对刘姥姥的评价很高,如清人涂瀛在《红楼梦论赞》中这般评价刘姥姥:

原标题:浅谈红楼:刘姥姥形象详解——大智若愚的为人处事智慧

刘姥姥的配合是全方面的,她不仅配合王熙凤的安排,她还自我发挥,看着众人喜欢见她闹笑话,她就故意在言行各个方面体现自己的“村妇本性”,以便形成喜剧效果,比如这个情节:

《红楼梦》中刘姥姥最大的闪光点就在于她的知恩图报,她并不是一个过河拆桥,得了好处就忘本的人,虽然她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妇,但她明白何为尊严,何为知恩图报。第六回她第一次来贾府打秋风的时候,她就展现出了她的自尊自爱,虽然是来要钱的,但她绝不是厚颜无耻之人,且看刘姥姥要钱时的状态:

且看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刘姥姥为了家里能过个好年,只好厚着脸皮前来贾府打秋风,她自自知身份卑贱,无人引荐必然见不到真神,于是先去找了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并且见面就称“周嫂子”,明明刘姥姥的年纪和辈分都在周瑞家的之上,却故意自己降低辈分,抬高对方,以此方式获得对方的同情与好感。

众人皆停杯投箸,只笑着看刘姥姥吃饭,这个场景比的上今天的真人秀了,难道刘姥姥能不知道自己在闹笑话?她分明把自己当作一位喜剧演员,专门逗众人开心了。细想一下,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在众多年轻人跟前闹笑话,从现实视角来看,这个情节有些心酸,若不是为了生活,刘姥姥大可拂袖而去:我不是你们的搞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