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新型冠状病毒来自HIV病毒改造? 生物学者:“风马牛不相及”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2/02 Click:55

高山说,发生变化的点位确实跟HIV相似,从而引发了人为插入设计的联想,但这4个点位的变化并不能给病毒带来“功能性改变”,因此人为插入也没有意义。但是,现在合成生物学发展迅猛,人为合成一个病毒甚至细菌在技术上没有障碍,此前也有美国学者改造过冠状病毒序列,恰好就是引入了他们发现的位点,但使用的都是熟悉的冠状病毒序列,而非发现的病毒序列。为此,他们还专门对研究进行了调查。

高山说,他在印度学者发表论文前,就将自己的这些研究发现,上传在一个叫researchgate的学术开放平台上,“不属于正式发表,但圈内人都看得到”。该论文虽然是中文,图片等关键信息是英文,因此得到了很大的访问量。浏览记录显示,有印度那边的学者看过他的论文。目前,印度学者的论文已经撤回。高山对最后一个位点的研究文章,依然挂在网上,“接收科研工作者检验。”

2020年2月2日,南开大学生命科学院副教授高山告诉界面新闻,1月30日印度学者发表的论文为预印本论文(注:正式出版前,与同行交流发表在学术网站的文章),论文提到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有4个插入突变来自HIV,“是看了我们1月21日公开的论文并借用了我们的分析方法,在学术界闹了个笑话”。高山说,冠状病毒与HIV病毒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病毒。

对此,2月2日下午,疑似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朋友圈声明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中国科学报》向石正丽求证,对方表示此条朋友圈消息属实。

这篇名为《2019-nCoV刺突蛋白中独特插入片段与HIV-1 gp120和Gag的异常相似性》论文,于1月30日出现在一个学术网站。论文摘要称,“发现四个插入与艾滋病毒高度相似的片段,不太可能像是自然界自己进化出来的。”

论文的两位通讯作者都是来自于印度理工的生物学院,是研究病毒和蛋白质的专家。该论文被一些人解读为,“新型冠状病毒来自HIV病毒改造”,甚至网上有流言将此次疫情的发生与国内科研机构的实验室病毒标本泄露关联在一起。

他介绍,如果要设计病毒,有一些蛋白质必须是来自已知的病毒,而且需要研究的特别清楚,这样才能可控。举例来说,病毒中都有个蛋白,只负责和宿主(这里是人)细胞上的抗体结合。这部分必须是已知的,“这就相当于钥匙和锁必须是已知的,我才能想开就开想关就关。”

原标题:新型冠状病毒来自HIV病毒改造? 生物学者:“风马牛不相及”

“该病毒不可能来自人为设计的武器或实验室泄露。”高山说。

展开全文

“比如,可以采用流感病毒的对应蛋白质,因为流感病毒已经有了疫苗,将来放出武器,自己才有疫苗和治疗抗体保护。”高山说,而新冠状病毒负责和受体结合的这部分蛋白质变化很大,一旦采用,可能完全失控。因为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或治疗性抗体,因此不可能有人去设计改造这个病毒。

高山介绍,这一发现最初来自南开大学数学学院阮吉寿教授,“而且也是因为忙中出错才发现的,正常生物信息学分析不会想到用新型冠状病毒与HIV去做比较。”

这篇论文在不少中文自媒体传播,编译后的论文信息显示,“我们在刺突糖蛋白(S)中发现了4个插入点位,这是2019-nCoV所独有的,其他冠状病毒中没有这些插入片段。重要的是,所有4个插入点位中的氨基酸残基均与HIV1gp120或HIV-1Gag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

文|赵孟

新型冠状病毒蔓延之际,一篇印度学者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论文,在中国舆论场引发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