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谁还记得“囧妈”在30年前是一位够独立,够特行的“御姐”?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2/03 Click:188

母亲猝死,王亚茹没有悲痛欲绝。她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又安排好弟弟的婚事,就登上了下乡的列车。

黄梅莹在《囧妈》中的角色,又斗熊的,又渡河的,费了半天劲,真不如30年前的这个王亚茹的性格饱满呢。

三年的下乡生活,挖河、打堤、脱坯、拔麦子,男人干的活,她全干了,什么样的苦,她全吃了。

两个母亲的角色,一个市井冷酷,一个知性克制,都被黄梅莹演的好极了。

文革期间,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仅仅在闺蜜的帮助下,就敢生下孩子。

她将2岁半的侄子每周末接来学英语,不是因为自己有多爱孩子,而是行使家庭教育的职责。避免高小毕业的妈、庸庸碌碌的爸,“带着孩子一起往下滑”。

不管她的艺术品味多么高雅,医术水平多么精湛,人们在形容她时说的永远是——那个没结婚的老姑娘。

秉持“爱就结婚”、“不爱就散”,绝不拖泥带水的王亚茹也无法理解刘慧芳在两个男人之间的摇摆。

王朔说:“导演也许很同情她,但他也无法对这个角色进行根本性的调整,因为四十集戏全指着这个搅屎棍子在里头搅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大荧幕上(虽然没有先在院线上映)多少有了一个老年女性为主角的电影,有了一部讨论中年人和自己母亲相处的电影,还是要给黄梅莹阿姨点赞。

一只半导体,用来听新开的英语节目。

而在当时,宁为玉碎的王亚茹同样也不被别人理解。

王亚茹和刘慧芳第一次碰面,是回到家后看见弟弟带了个女工在自己的房间看照片、听唱片。

不仅如此,她给孩子起的名字是罗丹,以致敬法国雕塑家罗丹。

如果不是编剧硬要把人往极端里写,如果把这个女性角色放到现代社会,王亚茹应该是可以赢得很多同情和赞赏的。

而对于父母那代,黄梅莹必须是《渴望》中那个跋扈的大姑子王亚茹呀。

但是,当时这个剧本的主要调性就是集中在两个女性——温柔的儿媳妇和可恶的大姑子。

文| 席越

90年代的观众认为王亚茹小题大做,十分矫情。

“那个过程像做数学题,求等式,有一个好人,就要设置一个不那么好的人;一个住胡同的,一个住楼的;一个热烈的,一个默默的 。”

看得人脑仁儿疼。

影片结尾时,“囧妈”摘下了假发,露出稀疏的白发,那一刻忽然觉得,前头那些巧遇大熊,克林姆林宫上飞热气球的荒诞突然宁静了下来。

这里,其实还想吐槽一些春晚小品中的几个女性,中年少女等着男人天降来救赎自己的,婆媳之间为着口红和几根大蒜苗吵来吵去的,恭维女性的话就是是:“女朋友能错吗?女朋友不可能错!”(这是夸咱们呢吗?明明是说咱们不讲道理)

原标题:谁还记得“囧妈”在30年前是一位够独立,够特行的“御姐”?

虽然豆瓣评分不高,但是我觉得还是值得大家带妈妈看在家看看的。

王亚茹这个角色有多硬核呢?

回到北京后,王亚茹去弟弟家看了一眼,饭都不肯留就回医院去了。

王亚茹不理那一套,没有告诉母亲,没有告诉弟弟,一个人准备好婴儿用品,一个人坐公交车去医院,躲在筒子楼里就把孩子养下来了。

她们肯定记得,这个囧妈,就是当年她们特别腻歪的那个独立、较真、自私的御姐大姑子。

▲年轻时的黄梅莹是个大美女。瓜子脸、杏核眼、饱满的额头和苹果肌,起伏精准的面部线条,长得有点像林嘉欣

王亚茹的台词如今看来很圈粉,堪称是反圣母白莲花的第一人。她是这样说的——

王亚茹直言不喜欢别人动自己东西,让初来乍到的刘慧芳当场下不来台。

王亚茹出生在美国,后来跟着父母回国。为人勤奋好学、能干不输男人,毕业后稳坐神经科一把刀。

相较于眼下这些紧缩、狭小的女性形象,以前影视剧中的女性,赵丽蓉小品中的女性,形象是多么的开明、大气、富有个性啊。

但在今天回看,这早已经是全民认可的教育方式。

一看之下,发现王亚茹这个角色还挺有意思的。

这样的王亚茹有点像《红楼梦》中的妙玉,目下无尘、孤高自许,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看谁都是俗人。

黄梅莹饰演的王亚茹,分配到的属性正是——“住楼的”、“热烈的”、“不那么好的人”。

▲一晃,黄梅莹老师也是快70岁的人了

王亚茹是个十分勇敢、不在乎与众不同的人。

王亚茹从生活方式到行为模式,都跟逆来顺受、甘于奉献的,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女性相去甚远,这样的王亚茹是不可能喜欢“中国好媳妇”刘慧芳的。

当王亚茹发现物理系毕业的弟弟沉浸在鸡毛蒜皮的家庭生活时,她立刻为小侄子联系了幼儿园,让弟弟可以专心把业务捡起来。

如今,能hold住老年知识女性角色的,也就是黄梅莹和潘虹,这两位上海演员了吧。

刘慧芳是个小学文化的工人,是文盲寡母带大的胡同姑娘。

要知道,罗丹的杰作不仅有《思想者》,还有描绘肉欲之爱的《吻》。

《囧妈》撤档后改为网络播放,引发了一些争议。

在与男友罗岗决裂后,她单身生活了十五年。

先来看看王亚茹的出身。

这两天憋在家里重新翻了翻这部诞生了第一渣男和第一媳妇的,上世纪第一爆款国产剧。

王亚茹的父母都是早年留美精英,父亲还在美国主持过一间实验室。

她带给弟弟王沪生的礼物的是——

上一次,我对黄梅莹有印象的角色是《孔雀》中张静初的母亲,再上一次,是《金粉世家》中董洁的母亲。

当时,黄梅莹特地找导演反映,自己扮演的这个角色,所作所为不合逻辑,自己无法对剧情感到信服。

文革结束后又到美国留学,回国建立了神经科学中心,通过手术治好了小芳的腿。

王亚茹对阶级的维护意识,在今天看来令人心有戚戚。

▲黄梅莹在《囧妈》中饰演执意坐火车去俄罗斯参加表演的老妈

似乎冷静、刚毅的她可以抵御生活中的一切痛苦与不幸。

一摞英文书,让弟弟即刻开始练翻译。

现在这么看看,倒觉得《渴望》中的那个王亚茹有点像《囧妈》现在这个妈妈的前传,黄梅莹身上的那种上海女性精致、较真、活得体面、要强的劲儿演得真好。

然而,用今天的眼光来看,王亚茹没有什么错。

▲黄梅莹饰演高知家庭出身的外科医生王亚茹

本来要带我妈妈老席去看这部电影的,让她看看人家的妈妈多争气,合唱团都唱到红星大剧院去了,没错,就像当年她拿我和楼上孙姐姐比较一样。结果疫情严重,只好取消了。

▲《孔雀》中的黄梅莹,掐住白鹅的脖子喂下老鼠药

在《渴望》的后半段,由于需要制造矛盾冲突和情节密度,王亚茹这个角色越来越无理、越来越扭曲。

出处| 遇言·不止(ID:Yuyantalks)

抛开电影的成色先不谈,看到黄梅莹出场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

同事看到她做的小衣服、小被子啧啧称奇,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王医生还有这一手。

“我看见刘慧芳那副救世主的样子就讨厌。”

在当时来看,这个自作主张把孩子送幼儿园,天天逼着孩子念英文、弹钢琴的大姑子,一副精英嘴脸是有多讨厌。

▲《金粉世家》中的黄梅莹,是民国中产之家的寡母

因为家庭成分问题,她的结婚申请迟迟批不下来。男友罗岗又因为政治立场问题被送去了干校改造。

王朔后来回忆编剧时说:

男朋友对她的评价是“我行我素,一意孤行”;闺蜜对她的评价是:“有点怕她。”

《渴望》拍摄于1989年,故事从1970年开始讲起。

作者简介:文章转载自“遇言·不止”(ID:Yuyantalks),遇言不止:专业主义精英的聚集地,号称“中国最美女性视频”、“视频界的LV”,拥有无数女性的热爱和男性的好奇。本文经授权发布。

家中逼仄、共处一室,邻里之间从不敲门。这样的刘慧芳是没有隐私意识的。

在弟弟心灰意冷觉得读书没用时,王亚茹坚持认为学习有用,国家需要有知识的人,“我们不能成为庸人”。

反观如今的国产家庭伦理剧,中年女性要么直接缺席,要么就是无脑主妇、高冷精英、唠叨老妈,几种stereotype, 很少能看到有张力的角色。

那是在1970年,未婚先孕是政治问题 道德问题,但是王亚茹根本不在乎,可以说是相当前卫的了。

父亲被划成反动学术权威,母亲在惊恐之中病发而亡。弟弟王沪生悲观颓废、沮丧度日。男友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入狱。但是王亚茹没有一刻动摇过。

纵然如此,集冷酷、自私、坚贞、孤傲、刚毅,多重性格为一身的王亚茹仍然留下了一个复杂而饱满的形象。

应该说,王亚茹是早期国产剧中,最接近现代女性的角色。

事实上,王亚茹不仅仅是不喜欢刘慧芳,她也不喜欢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她更在意的是——维护知识分子这个种群的高贵和纯正。

王亚茹回答:“能有多难,比手术缝合还难吗?”